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 公司资讯 >

生死时速!三亚医生疾驰200多公里赶回手术 抢回患

发布时间:[2018-08-10 11:19 ]  查看次数:


真实版“生死时速”

  接到一个电话:患者大出血 需紧急手术

  正开会的他二话不说 从海口赶回三亚

  200多公里3小时车程一路“飞奔”

  省第三人民医院医生曾俊涛:与“死神”赛跑抢回一条命

 

  曾俊涛。

一个电话,海口到三亚200多公里,3小时车程,10多分钟手术,三亚到海口200多公里,3小时车程。这些数字,记录了海南省第三人民医院消化科主任曾俊涛8月4日的轨迹,也承载了一条生命活下来的希望。

  8月4日将近中午12点,正在海口开会的曾俊涛接到值班医生电话,有一位患者病情危急需要紧急手术止血。但该手术难度大、风险高,其他医生没有把握。顾不上多想,他立即开车往三亚赶去。

  3个小时后,曾俊涛出现在海南省第三人民医院的手术室里,“操刀”这起内镜下止血手术。仅10多分钟,他就将处于休克状态的患者从死神手里救了回来。术后,他又匆匆开车赶回海口,准备次日全省医师年会上的发言和讲课。

  在回海口的高速路上,车辆没油进入中原服务站时,他才想起来,午饭还没吃。那一刻,他心里更多的还是喜悦,“每一场手术都是医生和患者一起的战斗,我没有辜负患者的信任。”

  一个紧急电话:患者消化道大出血

  他疾驰200公里

  赶回三亚做手术

  “先稳定住患者的情况,我现在马上赶回去。”挂了电话,正在海口开会的曾俊涛跑出会场,手里只拿着手机和车钥匙,发动车辆急匆匆往三亚方向赶去。4日中午12点多,高速上曾俊涛不断地从快车道超车,车速表显示数字接近120,广播里的半点报时让他有些着急。在省第三人民医院,有一名消化道大出血的患者生命垂危,正在等待他的救治。

  半小时前,曾俊涛还在海口参加全省医师年会。作为省第三人民医院的参会代表,曾俊涛还担任讲师进行经验分享授课。值班医生的一个紧急电话,把曾俊涛从会场的座椅拉到高速路上狂奔。“患者消化道大出血,出现呕血拉血的情况,生命体征很不稳定。”接到电话,曾俊涛第一反应就是立即赶回三亚,为患者的生命做最后的争取。

  患者是胃底孤立静脉球出血,3日晚上从五指山转院到省第三人民医院,通过急诊胃镜诊断和多科室的会诊,建议进行内镜下止血手术。“胃底孤立静脉球出血是非常严重的,不做手术会因失血过多导致休克,进而死亡,做手术风险很大,就是赌一把。”曾俊涛从医十多年,经验丰富,内镜下注射组织胶止血手术难度大、风险高,科室里其它的医生都没有把握。

  从海口到三亚200多公里,开车需要近3个小时。“患者失血过多已经休克,血压也在降低。”刚下高速,曾俊涛就接到科室的电话,患者失血近2500毫升,这已占人体血液总量一半以上,情况十分危急。

  生死时速:一头扎进手术中

  10分钟把血止住

  他挽回患者生命

  “病人已在胃镜室,随时可以进行手术。”下午3点,曾俊涛一路狂奔从医院门口到胃镜室,来不及喝一口水,便一头扎进手术中去。

  内镜止血手术的关键难点就在于找到出血点,而生死往往就是一瞬间的事。胃镜显示器上红色的一片,这都是患者胃腔里的陈旧性积血和凝血,视野严重受阻,这对于寻找患者胃部的出血点是一个很大的挑战。“就像开车时起的大雾,什么都看不到。”曾俊涛左手拿着内镜,右手不断调解角度。“曲张静脉侧枝循环复杂,内镜下注射组织胶的剂量,角度,速度稍有偏差,极其容易异位栓塞,导致临床死亡。”曾俊涛稳住双手,反复地充气,冲水,调节角度钮,试图在充满血的胃里找到出血点。

  十分钟过去了,鲜血还在不断地喷涌而出,患者的血压降得很快。“当时很紧张,眼睛都不敢眨一下,就怕错过出血点。如果寻找的时间过长,大量的失血会令患者生命垂危。”

  突然,在不断蠕动的胃底部,正在往外喷血的静脉球出现在画面里,就在那一瞬间,曾俊涛果断进针注射组织胶,血止住了!

  顺利止血让曾俊涛松了一口气。下午4点多,看患者生命体征逐渐稳定,曾俊涛便准备赶回海口。第二天的全省医师会上,他还有发言和讲课的任务需要准备。在回海口的高速路上,车辆没油进入中原服务站时,曾俊涛才发现,自己出来太急忘带钱包,没钱加油,连午饭都还没吃。

  晚上将近8点,曾俊涛回到海口后,才吃上第一口饭。

  3年时间:手术近2000台

  曾连续手术8小时

  回家才发现脚肿了

  这样像“打仗”一样的手术,对于曾俊涛来说已是家常便饭。“消化科经常有凌晨突然发病的患者,一做就是通宵的手术,我的手机都是24小时待命。”曾俊涛从2015年年底到省第三人民医院工作至今,胃镜手术量即将突破2000台。3年的时间里,平均每天他要做2台内镜手术。

  曾俊涛做过最长时间的手术有近8个小时。“患者长了结肠息肉,最大的2到3公分,最小的只有米粒一般大,300多个息肉一个一个切除,麻醉师都换了3个。”从中午一直站到晚上8点,他回到家发现自己的双脚都肿了。

  这次止血手术顺利完成后,曾俊涛拍了拍患者的肩膀说:“我们都能看到明天的日出。”这是一场与死神对赌的手术。曾俊涛认为,医生和患者在面对病魔时都是队友,每一场手术都是医生和患者一起的战斗。

  “说这句话时,我很高兴、很骄傲。”曾俊涛在回海口的途中想了很多,但心里更多的是喜悦。来回海口、三亚500多公里,6个小时的车程,换来一条生命的延续,他觉得很值。

  一种责任:谁需要帮助都愿帮忙

  只要一个电话

  他立马就出现

  “当天的病人情况确实很危急,他气喘吁吁地跑上楼,直接就进入手术状态。”在消化内科胃镜室护士李广英的眼里,曾俊涛是个非常负责任的医生。“无论是我们科室还是别的科室有病人需要帮助,只要一个电话,他立马就会出现。”李广英说,“这3年来,他收到的锦旗和感谢信都不少。”此外,曾俊涛每周二还会组织科室的医护人员开展学习分享会,将自己学到的新技术教给大家,共同进步。

  “每做完一台手术,挽回一个生命,我都会觉得非常有成就感。”曾俊涛几乎每天都会进行内镜手术,也见证了很多生命的来来去去。他常常感受到患者生存的机会就在于自己几秒钟的判断和操作中,责任重大。

  从医十多年,对于医生这份职业,对于生命,曾俊涛是抱有敬畏之心的。“有人说,医生和患者之间就像是扶着人过河,不是抱着,扶着就是双方都要努力,相互信任。”曾俊涛说,患者选择相信自己,自己就要尽责、尽力、尽心去为生命争取,不辜负患者的信任。




-->